创建搜微信快捷方式到桌面已收录 126662 个微信公众账号

40岁裸辞,即使不能逆袭,也要尽力的人生

2019-03-20 来自: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

童书妈妈写在前面:




大概两年多时间,她被“别人眼中体面稳定的工作”和“内心真实的渴望”撕扯着,身心俱疲。




终于,在40岁生日那天,她选择了裸辞,离开了工作15年的国内前三的大型教育出版社,一头扎进了图书翻译和童话创作的世界。




然而,裸辞后的人生似乎并没有人们期待中的“一路开挂”。但她喜欢亦舒说的话:我最崇拜的人是我自己,只有我才会帮自己度过一山又一山,克服一次又一次难关。




她是马小姐,日语图书译者,童诗童话写作者。翻译作品有几十部,包括《巧克力战争》《魔女宅即便6》《加古里子自然大图鉴》《麒麟之翼》(东野圭吾)等。这一次,让我们来听听她的故事。









不轻易妥协的性格让我从小镇来到北京




作为一个1978年出生于山东省某小县城的70后,三川玲老师文章中提到过的三线小城的种种生活和回忆,很多都“于我心有戚戚焉”。




我从小算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仿佛没有经历过青春叛逆期就不知不觉长大了。




人生第一次挫败感,来自于高考之后。1996年,18岁的我参加高考。但悲催的是,我恰恰赶上山东省最后一届先填志愿后参加考试。




报志愿时,从小向往当老师的我坚定地想报师范院校外语专业。记得那一年,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在山东省的招生名额是两个。




那意味着,如果高考中我不能在山东省的师范外语类考生中考到前两名,那我将面临被调剂的命运。虽然我在我们学校文科班的排名已属靠前,但我还是不敢如此去冒险。




二十多年前,在我生活的那个小县城,只要考上本科,父母就觉得非常开心和满足了。思来想去,填报高考志愿时,我略有不甘地报了省内的师范大学外语系。




高考成绩出来了,我的分数竟然超过了北京大学那一年在山东省的提档线。别人高考考了高分都是欢天喜地,而我却拿着一个超过北京大学提档线的分数,进入了省属师范大学,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挫败感。几乎是从入学第一天起,我就下决心要通过考研,来实现自己高考时未竟的心愿。




所以我的大学生活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后来的研究生考试,我如愿以偿考得高分,以当年日语语言专业第一的成绩来到北京外国语大学。









看似稳定的工作

其实在消耗我内心的自由




硕士毕业后,我顺利收到了某大型教育出版社的offer,成为一名日语图书编辑。在这个号称国内前三的大型教育出版社,我几乎过着学生一样的生活




早晨在单位食堂吃过早餐,坐在桌前看稿子。




上午十点钟,和同事们一起做工间操。记得有一段时间,办公室里年轻的姑娘们,风靡的是肚皮舞,当时正在孕期的我和其他孕妈们,就一起做孕妇操。




中午,我们一帮女编辑在办公桌前支起单人床睡一个短暂却也舒服的午觉,完全把办公室里的男同事视为空气。




下午三点休息时,我们就去出版社毗邻的大学校园里遛弯。不知欣赏过多少回校园的春天繁花和秋日红叶,夏天也在葱茏树荫下和同事们开过好多次“西瓜宴”。






▲我在做《企鹅机动队》的读书分享讲座。




这里的工资不高也不低,部门领导是温和型的,同事之间也简单友好。对于生活一向按部就班、下了班只想赶紧回家照顾娃的女编辑来说,一切看上去没什么不好。




这样的日子波澜不惊地过了十几年,仿佛没有什么问题。可内心却有一个声音越来越清晰:




我到底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内心真正热爱的事情是什么?难道我工作,就是为了获得一份稳定的工资医疗社保?为了别人口中的“在一个大单位工作稳定又体面”?




就像《小王子》说的:




如果你对大人说:“我看到一座漂亮红砖房,窗台上摆着几盆天竺葵,屋顶有许多鸽子……”那他们想象不出这座房子是什么样的。




你必须说:“我看到一座价值十万法郎的房子。”

他们就会惊叫:“哇,多漂亮的房子啊!




在一个“体面、稳定”的大单位工作,就好像住在一所价值十万法郎的房子里,确实会给生活带来很多便利。




但是,在那里,你是否有心情欣赏窗台上的天竺葵和屋顶的鸽子,你是否是一个心中有爱、眼里有光的人,除了自己并没有人关心。









近两年的挣扎和犹豫后

在40岁生日那天我选择了裸辞




什么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呢?对于我来说,就是不给钱都愿意做,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想去做的事情!而这样的事情,我已经找到:就是童书翻译和童诗童话的创作。




记得很多年前我看到从日本翻译引进的各种绘本和童书时就很喜欢,后来也慢慢有童书出版社找我翻译童书。




我自己的本职工作朝八晚五,我又喜欢自己亲力亲为带孩子,从孩子上幼儿园大班开始,我们就尽量不让两边的老人往北京跑,而是我们假期带孩子回山东看老人。




所以,在北京我们一家三口的状态是:每天早上打仗一样出门各自上班上学,晚上从托管接上孩子,赶快回家做饭吃饭、收拾厨房打扫卫生、陪孩子玩会儿或看看书,时间就到十点了。




而周末,我还想带孩子去博物馆或者参加图书馆的文化活动,还要接送孩子参加社团活动。所以,我哪里有时间做自己喜爱的翻译工作呢?




当然,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还是有的。




孩子睡着后的深夜,孩子周末参加社团活动时,我随时背着笔记本电脑和要翻译的图书,只要有一个能坐的地方,无论是走廊还是楼梯间,都能成为我翻译的地方




有人看到我坐在走廊上翻译,觉得好辛苦。殊不知,能有几个钟头的时间让我专心翻译,对来我说是多么弥足珍贵啊。




这样业余翻译的日子持续了很多年,期间我翻译了《加古里子自然大图鉴》《麒麟之翼》(东野圭吾)《魔女宅急便6》等书,创作的童话作品曾入选《2016中国儿童文学精选》。








▲我翻译的部分书籍。




但时间不够用成为我最大的困扰。我不是一个快节奏的译者,我喜欢慢工出细活。一本图书的翻译,对我而言“看三遍、译三遍、改三遍”一点都不算多。




我开始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不辞职做全职的日语图书译者呢?如果我是那么热爱童书翻译和童诗童话写作,为什么不投入自己百分之百的时间和热情去做这件事呢?




这样的声音把我自己也吓了一大跳。因为一个非常清楚的现实是,做专职的图书译者收入太低了。所以,在我告诉有合作的童书编辑我准备辞职做全职译者时,很多已经和我成为好朋友的童书编辑都是劝阻我的。




每次在童书妈妈公众号上看到那些摆脱世俗束缚、勇敢去追求心中梦想的人们的故事,我都无比欣赏、钦佩他们。




可是轮到我自己时,才发现打破舒适区做出选择有多么艰难。




眼前“体面、稳定的大单位”给我稳定的工资医疗社保,可是却如此消耗我内心的自由;做专职的图书译者和童诗童话写作者,追逐自己的梦想,这也意味着我将面对更低收入,社会上都是“房子要越住越大,钱要越挣越多”,我怎么人到中年却要反其道而行之呢?




两年来,我被“别人眼中体面稳定的工作”和“自己内心真实的渴望”撕扯着,身心俱疲。




终于在2018年我40岁那年,我做出了选择:裸辞,成为一名自由图书译者和童诗童话写作者。









“自律”和“不役于物”

让我从容面对辞职后的生活




办完辞职手续正值我40岁生日。那天,我手机上收到一条银行的生日祝福短信:祝贺无畏的你正走在属于自己的精彩之路上。




一条例行的生日短信,但对我来说却有特殊的意义。我知道自己确实很无畏,至于精彩不精彩,我并不在乎。




或者说,我认为,怀着饱满的热情投入地去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态度本身就是精彩的。至于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能取得怎样的成绩,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了。






▲在中关村二小准备《魔女宅急便6》的读书讲座,这本书是我翻译的作品。





如今,自由职业者的日子已经过了半年多。一切如我想象,我获得了自由的工作节奏,全身心地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




但高度的自由一定等于高度的自律。我也因此更加高效地规划自己的时间,希望可以专注地做自己喜爱的事情,自我选择也自我负责。




而收入更低是我早已做好心理准备的,所以没有任何的失落。




这些年来,我越来越成为一个物质上“尽量不消费主义者”。我认为,比“断离舍”更重要的是从源头上少买。不役于物,不伤于物。不拥有那么多物质,就不会被它们占领心灵的空间。




比如,我很少去理发店,前面的刘海长了,自己剪一剪,不去充斥着烫发剂味道的理发店耽误时间,这让我觉得身心轻松。




比如,我想40—50岁之间,不必买过多的新衣服。我需要做的是保持好体重和身材,把我30—40岁买的衣服穿好。比如,我欣赏妆容精致的女性,但也接受自己的素面朝天。




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尽量不消费主义”。我想这样的生活,既不值得推崇,也没什么羞于示人的,只是我自己喜欢的、适合我的生活而已。




在翻译图书之余,我注册了一个公众号。在公众号上,我是一名普普通通孩儿妈,虽然谈不上有多么丰富的育儿经验,但一路跌跌撞撞走来,有很多反思和探索和大家分享。









投入工作、努力生活的自己

是孩子眼中最好的妈妈模样




辞职成为自由职业者后,我的家庭也因此发生了一些改变。




刚开始,我先生对我辞职做自由职业者的想法并不理解。他觉得我之前的单位“不出差、不加班、下班立刻回家带娃、稳定收入”,看上去没什么不好。




但当他了解了我心中的真实想法,尤其当新的生活真正开始后,他也支持了我的选择。因为他看到了更加愉快充实的我,照顾孩子和家的时间也更从容了。  




而对于孩子而言,我随时随地背着笔记本电脑翻译的身影和不时收到的样书,应该就是他对妈妈工作的理解。我翻译童书时,他也是我的第一读者,每本书他都要和我一起试读、修改。




我虽然爱看育儿书籍,却非常拙于总结自己的育儿理念。因为育儿路上我也犯过很多错误,也有冲孩子急的时候。




但基于我自己的人生经历和选择,我最看重的一点是他能拥有自我负责的能力。




你可以选择任何你自己喜欢的事情,但你要对此负责,承担和接纳生活给你的一切,即便在困境中也能对生活永远怀着爱和希望。而我也为此努力,希望成为他最好的榜样。









没有逆袭的故事

只有需要完成的人生课题




说到40岁,这真是一个很微妙的年龄。也许40岁的女人,没有再折腾的资本了。




可是,另一方面我却想,等我60岁、80岁时,我会对40岁的我说:40岁,还多么年轻啊。为什么不勇敢地去改变,不大胆地去追求?




我想,长久以来我们是不是搞错了“稳定”的定义?稳定,一定不是在一个固定的城市,拥有一份固定的工作,过着一种固定的生活




而是应该是内心对自己最大程度的认可。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选择着自己真正想追求的生活。真正持久的稳定感,一定是来源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别人的看法”。




40岁裸辞,你也许期待从我身上看到一个开挂、逆袭的人生。然而,生活并非每时每刻都打满了鸡血,我偶尔也在自我否定、对未来的不安中犹豫挣扎,也会被不可预知的命运重击。




2019年1月13日过年前,我的爸爸因为突发脑出血,进入ICU重症监护室抢救。






▲从ICU出来的爸爸,我在他的病床前。




在ICU昏迷16天之后,爸爸终于脱离呼吸机,转入普通病房,但他仍旧没有恢复清醒意识,诊断单上写着“植物状态”,我们还面临漫长而艰难的恢复过程。




但这些都是生活赋予我的课题,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喜欢亦舒说的话:我最崇拜的人是我自己,只有我才会帮自己度过一山又一山,克服一次又一次难关。




我不需要逆袭的故事,我只要尽力的人生。40岁后的我和磨难同行,也和爱与希望一起成长。







END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撰文:马小姐,中国翻译协会会员,日语图书译者,童诗童话写作者

责任编辑:晓理

童书妈妈写在前面:


大概两年多时间,她被“别人眼中体面稳定的工作”和“内心真实的渴望”撕扯着,身心俱疲。


终于,在40岁生日那天,她选择了裸辞,离开了工作15年的国内前三的大型教育出版社,一头扎进了图书翻译和童话创作的世界。


然而,裸辞后的人生似乎并没有人们期待中的“一路开挂”。但她喜欢亦舒说的话:我最崇拜的人是我自己,只有我才会帮自己度过一山又一山,克服一次又一次难关。


她是马小姐,日语图书译者,童诗童话写作者。翻译作品有几十部,包括《巧克力战争》《魔女宅即便6》《加古里子自然大图鉴》《麒麟之翼》(东野圭吾)等。这一次,让我们来听听她的故事。



不轻易妥协的性格让我从小镇来到北京


作为一个1978年出生于山东省某小县城的70后,三川玲老师文章中提到过的三线小城的种种生活和回忆,很多都“于我心有戚戚焉”。


我从小算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仿佛没有经历过青春叛逆期就不知不觉长大了。


人生第一次挫败感,来自于高考之后。1996年,18岁的我参加高考。但悲催的是,我恰恰赶上山东省最后一届先填志愿后参加考试。


报志愿时,从小向往当老师的我坚定地想报师范院校外语专业。记得那一年,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在山东省的招生名额是两个。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或者用微信扫一扫右上角的二维码。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将每天为您推送最新精彩内容

喜欢(0)

暂无人评论
无需注册快速登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