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搜微信快捷方式到桌面已收录 126662 个微信公众账号

罗辑思维第一期——末日启示:向死而生

2015-11-13 来自:罗辑的思维文字版

我们罗辑思维选在今天开播,其实已经给了一个关于末日问题的答案,就是我们绝不相信末日。当然最近经过媒体的传播,我相信没有几个人会信,都觉得这是鬼扯,只不过商家找一个理由卖东西,我们找一个理由欢乐一把,仅此而已。

但是我倒是有一个体会,就是其实每一个文明,甚至在它的不同阶段对于末日的这种看法,对于死亡的看法是非常不一样的。比如说,我们今天大家会觉得生活太美好了,太精彩了,比如我个人就有一句话:我之所以舍不得死,不是因为还没活够,是因为后面我死之后,拍出来的电影我就看不着了,好吃的东西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是对电影实在有点舍不得。我一闭眼,李安再拍一个好电影怎么办呢?

确实现在生活太美好了,但是我读历史的感觉我会发现,人类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里面,对死亡的那个感受是不一样的。在很多历史阶段,人好像觉得死就死了吧,排队上刑场也没想着什么挣扎反抗。有的生命,有的历史阶段,有的文明甚至对死亡抱有一种热切的一种渴望。

我还记得几年前,我第一次到埃及去旅游,我就觉得特别奇怪,我问我们导游一个问题,我说:”你发现没有,在埃及所有的文物古迹,都是为死人准备的,没有一个古迹是为活人准备的。你看中国,到北京,第一要看故宫,皇上住的;第二看长城,这是为了防备北方民族,都是为活人用的。可是到埃及所有东西,要不就是金字塔,要不就是神殿,总而言之都是死人住的东西。

我就问导游:”这个活人的古迹有没有?“

导游说:“你还真问到一个点上了,说埃及古代人呀,就不觉得活有什么重要,这乱糟糟的世界有什么可活的,抓紧时间为死后攒点东西,比如现在攒点钱,赶紧找点人给自己做一个木乃伊,攒那笔钱,觉得这事太重要,然后所有的上至法老,下至小民都觉得为死后的世界去营造一个天国,因为那个时间长嘛,对吧?”

这一世活不活就那么回事,可以潦草一点,既然潦草一点,所以当时所有的屋室、宫殿、建筑物就都没有留下来。所以你看死是不是可怕,如果你真觉得可怕,那么末日就会成为商人去炒作的一个话题,成为恐吓你的一个话题。

但是末日到底是什么,如果它成为一个迷信你信了,我相信它的本质就在于四个字:模棱两可。

其实对于任何命中注定的说法,我建议大家都不要太信,其实算命、测字几乎都是这么回事。

历史上关于算命的小故事。其实很多,比如说李闯王,已经攻下潼关之后,其实京师大震,崇祯皇帝已经觉得,明王朝日子不多了呀。到底前路如何,要问问神仙。

所以有一天青衣小帽溜出皇宫,在街上找了一个测字摊,旁边看半天,觉得这个测字摊还可以,前面说的都挺准,然后皇帝就上去了,说:“我测个字。”

先生:“说吧,哪个字?”

崇祯皇帝:“就测这个‘有’字吧。”

先生:“问国事还是家事呢?”

崇祯皇帝:“问国事。”

先生一看,说:“这字不好,为什么?你看这个‘有’啊,上面是‘大’的一半,下面是‘明’的一半,这意味着大明江山去了一半了,你说这国事能好吗?”

崇祯皇帝一咬牙,说:“不对,我说的不是这个‘有’,我说的是朋友的‘友’。”

先生看了半天,说:“问国事问家事?”

崇祯皇帝:“问国事。”

先生:“我告诉你更不好,为什么,你看朋友的‘友’,是反贼的‘反’字出头,反出头不是朋友的‘友’嘛,更不好。”

崇祯皇帝一咬牙一跺脚,说:“我问的不是这个‘友’,问的是申酉戌亥的那个‘酉’。”

先生看了半天,说:“问国事问家事?”

崇祯皇帝:“还问国事。”,

先生:“更不好,为啥?因为你看这个‘酉’,是九五之尊的那个‘尊’字,砍头砍脚,皇上都没了,你说这个国家还能好吗?”

所以你看,这个笑话,当然这个笑话不是我编的,好像我记得是刘宝瑞先生,单口相声里说的,其实迷信都是这么回事,所以胡适呀对于这种模棱两可的文本的猜测,他有一个说法,说这叫“猜笨谜”。

他说谁呢,说蔡元培,虽然他俩在北大,一个是教授一个是校长,蔡元培这个人,虽然对教育很有功劳,但是呢,他经常就干这个事,猜笨谜,比如他研究《红楼梦》,他就叫索隐派,他的研究成果我们今天读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

他说,其实《红楼梦》说的是什么,就是满汉相争,你看这个贾宝玉,不说了一句话嘛,女孩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水”说的就是汉人的汉,带三点水吧,泥做的骨肉说的就是满人,满人古称叫鞑靼,鞑靼的鞑字,上面第一笔就是个“土”字,所以你看泥做的骨肉,所以男儿女儿之争,说的就是满汉之争,这是一个谜,你说这个谜猜的笨不笨。

然后说贾府就是满清的朝廷,比如说李纨,李纨就是礼部,你看他姓李嘛。对吧,老大贾赦,是刑部,为什么呢?因为他夫人是邢夫人嘛,然后贾琏,贾琏就是户部,你看在家王熙凤管银子,而且叫琏二爷,在清代那个部排名当中,户部又排名老二,所以这是户部等等。

所以整个蔡元培那本书里,红楼梦考证里面都充满了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所以胡适给他俩字叫:笨谜。你猜的是笨谜,我们今天如果你相信末日,我告诉你,你猜的就是一个笨谜。

我们罗辑思维的结构,第一段是正说,第二段就是反说,第三段是闲说。

现在说第二段,刚才我们不是说,相信末日说,这叫做猜笨谜,可是相信末日说也有好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是带着末日去生活的,这就是像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讲的,叫向死而生。亡是一种状态,而我们活着就是死,就是去死,不断的逼近那个亡的状态。

所以其实每一个人,我们假设,你的生命是无远佛届的,你可以永远活下去,那你想你这辈子一定会极其糟糕,因为你什么时候努力都可以,对吧,而我们现代人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有的时候忘了人是要死的,比如说我们为什么会撒谎,就是因为我现在搞点小伎俩骗骗人,我现在获得点利益,我为了将来,我可以做好人。比如说我们为什么不今天晚上回家陪父母吃一顿饭,因为我们觉得我现在挣钱我忙啊,等我挣完钱之后,我有机会我再来孝敬父母,对吧?但是你有没有想到,生命是何等脆弱,人如蝼蚁,天地以万物为刍狗,天地不仁的呀,也就是说,你头天晚上脱下鞋上炕,第二天能不能穿你不知道的啊,所以死它往往是一个突然降临的状态。

所以,其实心中永远保有这样一个死字,对人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你绝对不会作恶。你绝对会把当下要干的事情立即都要干掉。每天晚上上床之前你想想看,如果今天夜里我要醒不过来,我有没有对这个社会,对这个世界,还有惭愧之处。这就是向死而生的境界。

其实人都是这样。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看慈禧,据说最后一道遗诏,她说的是什么?

她说,以后大清国,女主不许干政。你看她知道的啊。但是,只要她不到死那一刻,她就不把这句话吐出来。

还有一些人,在临死的时候,他会有非常好的人性的展现。比如说著名的被咔嚓一刀拿掉的那个路易十六。他临死据说最后几秒钟,他回首看了看刽子手,问了一个问题,说我们法国人那个拉彼鲁兹探险队回来没有,有没有消息。

这个探险队在太平洋上已经失踪了很多年了。现在我们日本北边那个宗谷海峡也叫拉彼鲁兹海峡,就是以他命名的。所以你看,一个国王,在他临死的时候,他不是说反革命啊,还是支持革命啊,王朝留点话啊,没有。仍关心的是法国民族的一个伟大的探险家的去处和消息。所以你看这个人性他才可以展露出来。

最让我觉得震撼的是纳粹的空军司令戈林。大胖子,比我还胖。然后这个人他怎么说呢。他这一生几乎就找不出一点好。因为一个胖子往往是欲望无节制,无论是吃还是好色,然后搜集艺术品。戈林是欧洲艺术界的一个大劫难。然后这个人还非常残暴。屠杀犹太人他也有份等等等等。

可是他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这就是1946年的10月,盟军法庭已经判了他死刑,他最后一个生命的阶段,他就是跟盟军法庭去博弈一件事。他说能不能枪毙我,不要给我绞死,因为在欧洲人的观念当中,砍头绞死和枪毙这是完全不同的死法。

绞死是给谁预备的?

江洋大盗。

最底层的老百姓,砍头是最高贵的死法,你看查理一世、路易十六,都是咔嚓一刀。

至于枪毙呢,那是军人应该享受的死法。所以戈林说我怎么能跟江洋大盗搞到一起去呢。好歹搞个枪毙嘛。

博弈半天,但是法庭最后没同意,说你就得绞死。戈林心情很灰败,然后回到监牢里之后,就拿出自己藏着的一颗***胶囊,吃了就死了。但是有意思的是,也是我今天特别想强调的是,他临死的时候,他写了一封信。

这封信既不是给孩子的,说我哪儿藏着金子拿走,也不是给什么纳粹的继承遗志者的一封公开信,都不是这个。是给监狱长写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就详细交代了,说我这个***胶囊是怎么来的。

他说,我一共带了三颗,第一颗放在衣服口袋里,故意让你们发现;第二颗呢我搁在帽檐里面,所以检查的时候你们没发现;第三颗我是搁在我手提箱的那个雪花膏的一个瓶子里,你们到现在也没发现。最后,信的最后,他写了一句话。他说,监狱长,他说我这种藏法,你们的检查人员是不可能查得出来的,请你不要怪罪他。

所以你看,在历史上留给我们一个如此不堪的肮脏背影的人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暴露出来的是一颗慈悲心肠。你知道了这个故事,你会怎么看戈林?

所以人带着末日去活,和心中没有末日去活,这会活出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

最近读到一篇文章,觉得很有意思。他是解释费米悖论的。

费米悖论说什么呢?

就是外星人到底有没有。

这个悖论分两边。第一,你说宇宙如此广阔,像地球这样环境的星球一定会有,所以智慧生命一定会有。但是这个事情的另外一面呢,就是人类有史以来,没有任何靠谱的记录,说外星人光临过地球,所以你说外星人到底有没有?

后来对费米悖论的第一重解释呢,因为热核战争。任何文明发展到人类这个水平,它就有了核武器,然后打架,就没了。所以文明自爆了。但是我读的这篇文章的作者,他提出另外一个解释。他说他的答案是,外星人有没有,有的,一定有的。为什么没有来地球?因为他们在忙着玩电子游戏,所以忘了去开拓外太空,来到地球。

听着这个结论很无厘头吧。但其实我觉得他的分析特别有道理。他说,其实人在适应自然环境的过程中,寻找伟大,寻找成就感,没错。可是你别忘了,寻找成就感的不是人,是人的大脑。

所以有几种成就感都可以追逐。既可以是建造高楼大厦,美妙的神殿,往太空中发火箭,登陆月球探索火星,可以是这种硬的、实的成就感。也可以说,把魔兽世界打通关,在某一个游戏里面已经成了最顶级的玩家,也可能是一个iPad的疯狂的小鸟全世界积分第一等等。你也可以追逐这种虚拟的东西。这两种刺激对于人的大脑来说其实一样。

所以他说你发现没有,近十年来,人类的科技其实经历了一次转型。在六七十年代那个时候,我们探索太空,有阿姆斯特朗,有加加林。我们的宇宙飞船,我们的登月阿波罗计划等等,人类追逐的是那个方向。

可是近十年来我们追逐的是什么?

iPad,更好的电子游戏,更快的主频,更亮丽的屏幕等等。

我们人类已经跨越了这个文明阶段,我们追求内在的虚拟体验成就感了。

那么外星人会不会也跟人类一样,在这方面走得更远呢?

其实我最近看了一副漫画,就是这样的。一个宅男,嘴旁边放着一根管子,吃只要舔两口就可以了,然后坐着椅子,其实就是一个坐便器。由机器来灌输食物,然后自动地管你的排泄。然后前面就是一个屏幕,手里一个鼠标,他就可以在这个座位上了此残生啊!

所以这篇文章的末尾我觉得特别有意思,他说人类是怎么灭亡的?

就是有一天地球上最后一个宅男还在玩游戏呢。这时候屏幕上出现一行字,说刚刚世界上最后一名女性刚刚死去,你一直在玩游戏,而忘了繁殖。对不起,人类灭亡,Game Over!

其实有末日真的不是一件坏事,假设人类真的拥有这样一个末日,我们人类太丢脸了。

假设有末日,我们希望当未来外星人的考古队翻开这个荒废的星球,看到人类的文明的时候,还能给我们挑个大拇指,不要觉得这帮人实在是死了灭亡了活该。

为了这样的一个末日,为了人类的向死而生,我们今天要向王宝强说的那句台词一样:好好活,做有意义的事!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罗辑的思维文字版,或者用微信扫一扫右上角的二维码。罗辑的思维文字版将每天为您推送最新精彩内容

喜欢(0)

暂无人评论
无需注册快速登录:
作者信息
用微信扫一扫添加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