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搜微信快捷方式到桌面已收录 126662 个微信公众账号

神匠 | 一个初中文化的“砂语者”:39年,我用砂子“造”导弹!

2015-10-04 来自:央视新闻

  导弹和砂子,二者风马牛不相及,然而,有这样一位技工,他的工作是铸造导弹的舱体,但是他却和砂子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他就是给导弹铸造衣服的人,国家高级技师——毛腊生。

△视频:《大国工匠毛腊生:我用砂子铸神剑》

  和砂子打交道39年 专业为导弹穿“外衣”

  铸造,俗称“翻砂”,是一门传统的工艺。砂型铸造,由于成本低、生产周期短,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一种铸造方法,在全球的铸件生产中,70%的铸件是用砂型生产的。将调配好的砂子做成铸件的形状,之后浇灌金属熔液,冷却后打开铸型就可以得到最终的铸件。在这个过程中,配制砂子是至关重要的一道工序,它的质量最终决定铸件的成败。毛腊生干这行已经39年了,和砂子打了一辈子交道,不管什么样的砂子,他抓一把就知道好坏。



  砂子调配好之后,就要进行造型了,这也是整个铸造过程最考验功力的环节,毛腊生的工作就是对砂模进行造型、修型。他所在车间是为导弹铸造舱体的,这就相当于给导弹做一件外衣,由于导弹在高速飞行过程中,与空气摩擦会产生高热,因此这件衣服要求耐得住高压、抗得住高温,任何一点瑕疵都会埋下重大的隐患。

  练就“蹲”功一天蹲上十几小时

  在铸造行业,导弹舱体属于大件,内部结构复杂,造型无法用机器替代,即便是在制造业高度发达的国家,面对这样的铸件,也只能手工操作。砂子本身质地疏松,对造型的精准度有很高的要求,在造型的过程中,工人还要不停的移动。为了更灵活方便,工人都是蹲着来完成作业。



  毛腊生刚接触这个工作的时候,蹲上20多分钟,腿就又酸又麻,为了练就这“蹲”的功夫,毛腊生吃饭的时候也蹲着,看书的时候也蹲着,到后来一天能蹲7、8个小时,有时候加班,甚至要蹲十几个小时。

  作为造型工,毛腊生还承担着翻模,搬模等等工作,身体的着力由于总是朝着一个方向,毛腊生的鞋了总是鞋面还完好,鞋底就已磨成一个薄薄的斜片。

  由于工作强度非常大,本来身材就矮小的毛腊生背驼了,腿也弯了,当年和他一起进厂的不少同事,因为各种原因早早就离开了这个行业,只有他一直坚持了下来。

  “一个一线工人居然懂得流体力学和材料学!”

  当年刚进厂的时候,毛腊生没想到自己能坚持下来,因为只有初中文化的他,连图纸都看不懂,没少挨师傅的骂。这些师傅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实操能力特别强,任何的零件到了他们手里,都能做得特别好。

  师傅炉火纯青的技艺让毛腊生感慨,凭着不服输的干劲,他终于成为了厂里公认的技术能手。然而有一次他做的砂模造型浇铸出来的竟然是废件,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经过调查,发现是金属液有问题。



  毛腊生意识到,铸造是一个团队合作的行业,哪个环节出问题,都会让所有人的努力前功尽弃,从那以后,毛腊生开始了对铸造全工艺流程的钻研。毛腊生这个一线工人居然懂得流体力学和材料学,这让铸造车间技术员于丹十分惊讶。

  “确实是奇人!”

  2006年,毛腊生所在的工厂与中南大学合作,为国家某重点型号共同开发舱体,在实验室试验成功的技术,可到了实际操作中却出现了问题。试验了20多次全部失败。铸件裂纹很厉害,开了很多技术分析会,没办法解决。

  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提出,让毛腊生来试一试。

  带着干粮和一节废件,毛腊生住进了实验室,当时大家都在怀疑,专家教授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一个普通工人能行么?



  面对那个破裂的铸件,毛腊生也是一筹莫展,脑海里面算了很多方案,经过一次一次的推敲却都不可行。

  车间副主任敖四海回忆,毛腊生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也不跟人打招呼,只是嘴里边念叨铸造的各种参数、工艺、性能。

  像中了魔一样的毛腊生,在实验室里呆了两天两夜,当他红着眼睛走出来的时候,大家知道,问题终于解决了。实验室的张教授直接就竖起大拇指,称赞他“确实是奇人”,说很多高级工程师都没有办法解决的这个问题,毛师傅就好像轻描淡写的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制造的产品四次出现在阅兵庆典上

  在今年9.3阅兵上,红旗12导弹的舱体就出自毛腊生之手,这已经是他制造的产品第四次出现在共和国的阅兵庆典上了,然而,随着新材料新工艺在军品生产中的不断出现, 材料既要轻,还要耐高温耐高压,毛腊生在自豪的同时也感到压力越来越大。有时候一个新产品来了,难关攻克不了,毛腊生几天几夜都会睡不着觉,所以他觉得自已“还得学习”。

  爱学习,是很多人对毛腊生的评价,在他的手机里存的都是他拍下的铸造用的文字数据,竟然找不到一张与铸造无关的照片,毛腊生说数据拍在手机里查起来方便。

  “砂子像个小孩子一样”

  然而,有空就钻在书堆里的毛腊生,在外人眼中,就是一个不爱说话,不善沟通的人。即便是和家里人,毛腊生也不会表达,连女儿都说自已和父亲的交流比较少。毛腊生自已则坦言,“你要让我说些工作上的事,我还行,你要让我说别的,我真说不了”。



  毛腊生的女儿现在在外地工作,一周才回家一次,师傅回上海老家没有音讯了,和他同时期进厂的工人也大都退休回家了,尤其是几年前父母的相继离世,让本来就话少的毛腊生更不爱说话了。

  毛腊生说自已无聊的时后,就跑到车间里,和砂子玩一玩,把砂子弄成各种各样的形状。“砂子不能和我交流,但是它听话啊,我让它成什么形状它就成什么形状,它就是比较听话,像个小孩子一样。”

《大国工匠》第二季 向默默无闻的“铸剑者”致敬

他们默默无闻

  平凡岗位深藏报国雄心

他们精工细作

  毫厘之间追寻造物极致

  他们是阅兵装备的铸造者

  千锤百炼 打磨国之重器

  为国铸剑 大匠强国

  央视新闻频道国庆特别呈现

  精忠报国 匠心筑梦

《大国工匠·为国铸剑》 央视新闻频道 9月30日—10月8日《朝闻天下》首播,敬请关注。

 

来源/央视新闻

本期监制/周庆安

主编/江平

记者/央视新闻频道“一带一路”报道团队

编辑/李伟

为国铸剑,大匠强国,为大国工匠点赞!↓↓↓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央视新闻,或者用微信扫一扫右上角的二维码。央视新闻将每天为您推送最新精彩内容

喜欢(0)

暂无人评论
无需注册快速登录:
作者信息
用微信扫一扫添加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