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搜微信快捷方式到桌面已收录 126662 个微信公众账号

“一将功成”背后成千上万的“枯骨”:操盘手为省钱每天只吃3块钱包子

2015-09-07 来自:新财富杂志



本文来源:数据宝(微信号:shujubao2015),作者:邓昌隆

欢迎转载本文,但未经允许不得增减内容。

  投入80万元,半年竟然炒到将近2000万元!

  27岁的巡逻兵一夜暴富,狂赚6亿成为期货大鳄。

  武汉女期民5万起家,一个月1000多万再亏到5万。

  ……

  网络上,时不时会发现股市中类似的暴富奇迹的新闻,而在操盘行业中还有更多的神话流传。这些“奇迹”,刺激着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前仆后继在股市、期货交易上苦苦挣扎。但是,奇迹总是只降临在极少数幸运者的身上,没有人会关注到“一将功成”背后成千上万的“枯骨”。本文的主角老毕,就是“万骨枯”中的个案之一。

  老毕的家乡,是湖北最穷的地方,国家级贫困县之一。老毕的父亲只是当地一个普通的中学语文老师,母亲则在菜市场卖菜补贴家用。老毕小时候沉迷于电子游戏成绩很差,上高中后因为学校是封闭式管理,跑不出来,居然考上大学,而且还选了当时最热门的专业“国际经济与贸易”。不过,大学期间没人管的老毕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电子竞技中,成绩自然是一塌糊涂。2007年临近毕业,老毕突然发现找不到工作了,每天泡在人才网站上投简历,但是回音寥寥。

  在毕业前一个多月的时候,终于有一家做股票咨询的公司接受了老毕,让他做电话销售。于是,这个穷山沟里长大的孩子就这么误打误撞地进入投资界,接触到了股票这么“高咖”的东西。

  “你之前接触过股票吗?”

  “没有,在那之前,我心里股票就是赌博,股票上的赚亏和牌桌上的输赢没有什么区别。”

  “你从来没接触过股票,怎么给客户做指导呢?”

  “每天股市开盘前都有分析师点评一下新闻和股市,我们把他的话记下来,照着他说的做就行。”

  虽然看着很简单,但一开始这个业务并不好做。不是因为股市不好,而是因为在07年大牛市中的股市行情实在太好了,股民买什么都涨的时候,谁会花钱买什么股票咨讯呢?所以,进公司好几周,老毕都没能出一个单,这种艰难的日子,直到当年5月29日出现了重大变化。

  5月29日开晨会的时候,公司的首席分析师突然一改之前看好股市的观点,变得非常悲观。

  “那天,首席突然说:‘现在这个股市太疯狂了,大家今天给所有的客户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把所有的股票都卖了吧。’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看他态度很坚决。于是那天给所有的客户都打了一遍电话,让他们赶紧出干净所有的股票,一股也不要剩。”

  “他没有解释一下为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他就只是说盘面很危险。我连盘面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反正他怎么说,我们就怎么给客户说呗。”

  “后来呢?”

  “后来不就5.30了嘛。印花税上调 ,股市几天之内暴跌900点,很多股票连续跌停,几天就跌得只剩一半。”

  由于碰巧让客户在暴跌之前清了仓,很多客户都躲过了那次暴跌,于是也就对老毕信任了起来,他也做成了不少单。但是,当时的老毕并不懂印花税调高和股市下跌之间有什么联系,他天真地以为公司的首席分析师凭借自己的某种技巧准确预言到了5.30的暴跌。于是,他那时突然意识到就算股市真是赌场,其运行也必定是由某种规律来支配的,一旦谁掌握了这种规律,就有可能成为股市的“赌神”。

  在随后一段日子里,股市的行情也非常难以把握,很多小散亏得惨不忍睹。每天给客户打电话的时候,老毕听到电话里长吁短叹的声音,就能想象到对方愁容满面的样子。

  老毕说,当时的客户有一个姓郑的阿姨,2007年年初进入股市,投了不到10万块钱,自己胡乱买卖,到5月初的时候居然做到了20多万。这位郑阿姨赚到钱后自视颇高,觉得自己要是出道早,“股神”这个头衔就轮不到巴菲特了。当时她谁的意见也听不进去,5.29老毕打电话给她让她清仓的时候,还被她冷嘲热讽一番。

  正如有句话说的那样,“股市里最怕的不是赚不到钱,而是一开始用错误的方法赚了大钱,然后自以为找到了投资的真谛。”一个周五的晚上,老毕和同学在网吧包夜打dota。半夜两点多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郑阿姨打来的电话。原来,在股市尝到甜头后,她背着家人把房产悄悄抵押出去,还借了各种高利贷凑了两三百万,准备在股市大干一番。谁想到遇到5.30,郑阿姨的股票一连几个跌停,她都还没有搞清楚印花税是什么的时候,账户上100万已经亏出去了。

  郑阿姨不敢把亏钱的事儿告诉家里人,只好趁家里没人的时候找老毕这个陌生人倾诉。当天晚上,她在电话中时而哽咽隐泣、时而失声痛哭……从半夜两点到早上快5点,直到老毕手机最后一格电用完自动关机才算结束。其实,像郑阿姨这样的客户老毕还有好多个,但是像她这样把房子抵押出去的极端案例却是第一次遇到。老毕当天晚上基本上没玩好游戏,他从那天起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无论股市多么诱惑,也不要把养老钱、救命的钱投进去,更不要借钱炒股。

  散户们被洗劫的同时,老毕公司的分析师再一次给了他一个强烈的刺激。那些天股票热潮消退,一种叫权证的东西被市场恶炒。一只叫钾肥JTP1认沽权证在短短的4个交易日内上涨了10倍。在交易所对钾肥JTP1实施严格监管之后,资金又盯上了招行CMP1,6月8日,招行CMP1上涨94.62%,第二个交易日又上涨106.12%。5月29日,老毕的同事们在首席建议下,把股票清仓后无一例外的参与到权证的炒作中,每个人都狠狠的赚了一大笔。有一位姓陈的分析师晒了下自己的交割单,十来天时间,他把一个仅有两万多块钱的账户变成了30万——这是老毕第一次见到的“大钱”,这些钱是他父母辛辛苦苦几十年也不曾挣到的。最重要的是,与别人在新闻上看到的股市奇迹不一样,这种一夜暴富的事情就在他身边、在他认识的人身上切切实实地发生了。

  一夜暴富的诱惑,对老毕这个尚未毕业的穷学生产生了极大诱惑,对金钱的向往,远远超出了他对电子游戏的迷恋,甚至超过了他对美女的渴望。他知道自己进了一个“钱程似锦”的行业,如果能在行业立足,以前在他看着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买车、买房等,都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现在回想那个时的候状态,老毕都觉得自己当时太可笑:“就好像一个人刚买了一张彩票,还没开奖呢。但是中了500万怎么花早就已经安排好了。”

  从那之后,老毕再也没有心思去拉客户了,他迫切地想学到股市秘籍然后去股海里畅游。下定决心之后,他辞去了这份销售工作,一心想进入证券公司从事证券分析。可是,会有哪个证券公司会接受一个从来没有炒过股票,大学成绩又一团糟、看上去没什么培养前途的人呢?几经挫折,老毕决定“曲线救国”先进证券公司拉业务,好好学习有了机会再转岗。

  “进入证券公司之后,我几乎没有在拉客户上花过一点儿心思。每天都是想的怎么学证券分析。每天早上6点爬起来看新闻,看各种分析。然后白天别的客户经理都在银行拉客户的时候,我跑到营业部和那些老股民聊天。收盘之后又是看各种收评,看券商的研究报告。当时和讯网上每天放出来几百篇研究报告,我每天一定要把它们全部看完了才睡觉。”

  我问,“那你投资的水平有提高吗?”

  “没有。有几个原因吧。一个是,我进证券公司的时候已经是9月底了,离6124的历史大顶已经没有几个交易日了。而当时的券商研报一致唱多,我每天学习的那些研报给的各种逻辑和理由,现在来看都是很牵强很可笑的,也就是说,我学到的可能根本就是错误的东西。另外一个就是,当时刚毕业确实太穷了,根本没有钱进行实战,没有经历过实战的纸上练兵,怎么可能有好结果?但是,这个时候应该算是入门了,从一个对一窍不通的股市白痴到了小学生水平了。”

  “那你每个月都拉不到客户,有收入吗?”

  “每个月就拿个底薪呗,1800块钱。当时也没有什么花销,也够用了。只是同事们每个月都能开很多户,而我每个月都没有什么业绩。呆久了,自己有点儿不好意思。”

  老毕这一届学生比较不走运的就是,刚毕业就见到了股市的最高点,等着他们的是08年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和中国股市建立以来最为壮观的大熊市,股市在一年之内从6124的高点跌到了1664,跌幅超过70%。08年时,券商开始收缩开支、裁减冗员。眼看着和自己业绩差不多的同事一个个被裁掉,老毕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主动辞职,体面地离开。

  实际上,在离职前老毕找好了一个下家,当时深圳有家期货公司愿意招收学员从事期货、外汇、美股交易培训。更让老毕心动的是,培训他们的老师是大名鼎鼎的从华尔街归来的华人交易员谭建飞。老毕是谭建飞的绝对粉丝,在那之前,他已经把谭老师的自传《操盘华尔街》来回看了好几遍。而唯一让老毕比较为难的是,公司不会提供任何薪水,除非你从实盘交易上赚到钱,然后公司给你一部分提成。没有交易经验的老毕还要先通过长达一个月的模拟盘考核,交易记录达标才有操作实盘的资格。但是,为了梦想,老毕决定搏一把。

  当时老毕把身上的毛票都算上,一共才4300块积蓄。每个月房租水电450是省不了的,每个星期100块钱的生活费已经不可能再低了。让老毕比较犯难的是,培训的地点离他住的地方很远,每天14块钱往返的公交费让他感觉压力山大。老毕盘算了一下,每个月的开支至少得1158块钱(450+100元*4+14元*22),4300元顶多能管4个月。所以,这点儿钱,可能只能供他学习两个月——第三个月就得开始找工作,找到工作之后得先上一个月班才拿得工资。

  把钱安排得这么紧,这中间就不能出任何差错。所以,我问他:“最后够用吗?”

  “当然不够用。总有你想不到的用钱的地方,比如没两天手机欠费了,没几天煤气又烧完了……大概第二个月时,我没能通过模拟盘考核,没有拿到实盘,就根本谈不上赚钱了。但是,我发现我已经明显超支了。”

  “那怎么办?”

  “没办法,第二月的时候就开始不敢吃饭了,不敢吃快餐。每天三餐都吃包子,5毛钱一个的肉包,一次两个,三块钱能管一天。然后就是想办法省公交费,我们当时培训的地点在蛇口的联合医院,我住在龙华的民治小学,如果图省事儿坐最便利的公交得7块钱,来回就是14块。然后,我就仔细研究发现了一个省钱的好方法:因为深圳的公交是分段收费的,2块钱能管10个站,之后每段的加价就开始贵起来了。如果到了第10个站下车再换同样一趟公交也要比直接坐到目的地便宜。所以,我最好的坐车方法是,不要在联合医院上车,往前走一站走到蛇口沃尔玛再上车就可以省一块钱,然后在梅林关先下车,再换另外一趟便宜点的车,又可以省一块。一天下来能省4块钱,这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至少又可以多吃几个包子。但是,这些都可以克服,唯独就是交易一直做得很烂。模拟盘都达不到要求,更不要说实盘了。”

  “有人拿到实盘了吗?”

  “有,做得好的那三个人很快就拿到了。他们在交易这上面真的很有天分:我们的老师是一样的,我们教程是一样的,我们每天可以买卖的品种也是一样的。但是,就是他们三个人的成绩好,大家都亏钱的时候他们能赚钱,大家都在赚钱的时候他们赚得比你多。”

  “问题出在哪里呢?”

  “关键还是在于证券投资更像是一门艺术,而不是科学。艺术这个东西只能意会,没办法言传的。就像巴菲特特价值投资虽然名扬天下,但是有几个人能复制老巴的奇迹?所以巴菲特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因为他的投资方法别人学不会。我们当时一起有200来个同学,真正做得好的只有3个人,还有十来个人能勉强维持吧。绝大多数人都是每天很稳定地亏损。”

  “稳定地亏损?”

  “是的。期货、外汇交易都是负和游戏,你赚的钱一定是另外某一个人亏的,如果算上交易成本,交易越频繁、交易量越大,市场整体上的亏损也就越大。而我们平时,其实做多做空就是转念之间,成功的概率也刚好各50%。所以,从概率上来讲,长期下来大多数人都是不赚不赔,但是手续费是损失掉了的。当然,能做到这样的前提,是因为我们有很严格的强制的止损标准,所以不至于亏太多。没有及时止损的,多数在模拟盘上就死掉了。”


老毕当年的美股交易笔记,5月5日当天无一笔盈利。
(注释:B代表买,S代表卖,O代表开仓,C代表平仓。)

  据说,股票、期货交易可能是世界上最难做好的职业之一,培养一个成功的交易员的成本,跟培养一个飞行员的成本是一样的——跟他身高相等的黄金。但是,交易史上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实验叫做“海龟实验”,这个实验证明了交易技巧可以被传授的,交易员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培养批量打造的。这个实验结果也激励着老毕和他那200个同学每天在电脑前辛勤地买进卖出,唯独不变的,是每天交割单上的利润很少是正的。

  “当时,各种理论、交易技巧、技术分析都已经学得很扎实了,可以说是倒背如流。可是就是赚不到钱。”老毕说,“我们班除了那三个天分超高的同学,绝大多数人都在‘稳定亏损’。当时我们有个班级QQ群,我们得每天把自己的交易总结发在群里。大家很很喜欢一个‘比卡丘’打耳光的图,这张图能够总结我们很多交易:做多——出现亏损——止损、反手做空——出现亏损——止损、反手做多——再次出现亏损……。不止我一个人这样,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有这个问题,这也可能是市场所有股民、期民整体上的一个生存状态。赚钱的总是少数人。”



  老毕说,08年刚好是他的本命年,从传统命理学的角度来讲,本命年可能会有些事情不大顺利。而那一年,他迎来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为了给自己打气,他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大田二十”,把QQ的个性签名改成了孙中山的名言“吾志所向,一往无前;愈挫愈奋,再接再厉”。平常除了做交易,看研报,也花了很多时间在网上看各种成功学激励自己——颇有当年罗永浩看100斤励志书的意思。有一天,老毕的父亲给他打来一个电话,一开口就对老毕大加表扬,赞不绝口,说了很多类似“你这样的表现,我和你妈就放心了”之类的话。老毕开始一头雾水,后来才明白父亲看到了自己的QQ签名,而且还知道“大田二十”就是“奋斗”的意思,所以打个电话表扬表扬儿子这头深圳“拓荒牛”。老毕在电话里嘻嘻哈哈地应对着父亲,挂完电话不自觉鼻子一酸眼泪掉下来了。父亲以为老毕在深圳辛勤的工作会有一个体面的收入,他哪里能想到,金融这个光鲜的行业里,会有老毕这种为了吃一顿饱饭而发愁的人。

  日子一天一天地继续,老毕的成绩并没有明显的改善,但是口袋里的钱已经越来越不够花了。2008年4月17日周四——这是一个让老毕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老毕路过麦当劳的时候,有几个小孩嘻闹着进去买吃的,有一个小朋友打开钱包,好几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老毕看到钱的时候,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居然是“抢!”。他被自己的念头吓坏了,紧接着有一种强烈的自责,“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但是,这就是他看到那几百元钱后,脑子里确确实实的、第一时间闪过念头;这就是彼时彼地的他在不经过思考、大脑里下意识闪出第一反应;这就是他缺钱太久之后大脑不自觉地给他指出的一条赚钱的捷径。虽然老毕没有真的去抢,但是脑海滑过这种念头,还是让他有了深深的负罪感。他突然有了有生以来的、最强烈的挫败感,不仅仅是因为穷得太久了,而是他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得不提前告别交易生涯——如果再不能通过交易养活自己,他可能就真的得去小偷小摸了。

  到家之后,老毕一个人坐了很久,然后重新修正了一下自己的简历,他知道自己需要重新找一份可靠一点儿的工作。老毕想来想去,他还是舍不得离开金融这个行业,他想“什么工作才是不远离股市,又能养活自己”的呢?最后,他觉得自己比较适合做一名网站的财经编辑,因为其一,做财经编辑还算是离行业比较近的;其二,做财经编辑每天就是看各种财经新闻、研报,这本身就是学习;其三,至少有一份稳定的工资糊口,至少不再为一天三餐发愁。

  打定主意后,老毕就开始四处投简历,让他感到烦心的是,每次面试来回最少4块钱的公交费,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了。但是,简历总是得投的,工作也是不能不找了。琢磨了半天,他打电话给老师撒谎说,自己不小心把脚摔伤了,接下来这个月,可能每天只能在家做交易。老师同意了,老毕的公交费就这么省下来了。

  傍晚,老毕去银行查了一下卡里的余额,才过了两个月不到。只剩下不到2000块了。不过,由于提前开始找工作,老毕觉得钱应该还够用。他在心里又默默地算了一遍:“找工作一个月,然后再上一个月的班才能拿到工资,这期间每个月房租水电450,加起来是900;然后每周100块钱的生活费,两个月一共是800块钱;那还剩下300块钱,还可以坐150次公交车。”不过,他更清楚的意识到,这次再出一丁点儿差错,他的钱就真用不到了。所以,从那天晚上起,他连包子也不吃了,跑到市场买了一大包廉价方便面,5毛钱就能解决一顿,比吃包子还省一半。



  第二天是周五,老毕一个面试电话都没收到。不过,那天早上起床就直接看各种消息,市场开盘之后又投入紧张的交易,收盘之后忙着写交易总结……所以,直到晚上6点,老毕才想起来今天还没吃东西。老毕很开心——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省钱的新方法。从那天起,他就呆在家里不出门,饿了就玩会儿游戏、看电影分散注意力,要不然就睡觉减少能量消耗——反正不到饿得死去活来坚决不吃东西。这确实为他节省了不少伙食费,但也给他留下了直到现在还未痊愈的胃病。

  那个周末,老毕又在51job、job88、智联招聘、中国人才热线……几乎市面上所有的招聘网站上都做好了简历。一口气投放好几百份简历出去,但第二周还是一个面试电话也没接到,他想是不是因为五一节要到了,所以一直没消息。不过还好的是,有交易相伴的日子,每天依然很充实——用老毕自己的话说,当时算是“贫困但不潦倒”。

  五一假期间,股市、期市都不开盘,日子对老毕来说有点难熬。因为害怕用钱,老毕已经有半个月没出过门。这天,他发现方便面已经吃完了,不得不跑一趟市场。采购了一大批食品,走到收银台付钱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嘴皮子动了两下,但说不出话来——自己不知怎么就失语了。他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舌头,干咳了两下,好不容易才吐出三个字:“多少钱?”。走出市场的时候,他不敢回想刚刚那个恐怖的景象,他没搞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就哑巴了?过一会儿他才明白,自己已经“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地在出租屋里窝了半个月,这期间也就是在QQ上跟人交流,已经好久没有开口跟人说过一句话了!

  回到出租屋,老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找出来,从通讯录最上面的人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连续煲了几个小时的电话粥,老毕感觉自己语言能力好像恢复正常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打完电话,过一会儿手机收到一条短信,老毕看完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操!”——手机欠费了。

  因为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而且也没有显示出过人的实力,等到终于有个小股票网站愿意接受老毕时,已经是6月底了。那天去医院做入职体检,老毕发现短短几个月,他已经瘦了12公斤。更麻烦的是,这个时候,老毕身上的钱仅仅够交最后一个月的房租了。

  我问他:“那你这个月吃什么呢?”

  “没有办法啊。这个时候就只能找同学借了。其实,当时我们那些同学也过得不好,工资高的一个月也就3000多块钱。这点儿钱,在北上广这样的城市也是过得紧巴巴的。打了好多电话,好不容易才借到400块钱。心想‘伙食费总算不是问题了’。”

  “这回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了吧!?”我问。

  老毕哈哈大笑,说:“还是遇到了。首先,我是6月底才进公司,所以6月那几天的工资,得等到8月才和7月的一起发。而且更悲催的是,我当时看我同学也不宽裕,就没好意思多借,想着过完7月就发工资就有钱了。结果到了月底我才想起来,公司都是10号才发工资,我当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又有10天的生活费没着落。不得不又借了一些。7月发了第一次工资,拿到手上一共才2400块钱,我记得还完债还有1700多。但不管怎么样,最艰难时候还是挺过去了。从那之后,我的日子就开始慢慢好过了。”

  “你想通过做期货赚钱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了?”

  “其实当时还没有。当时白天上班,就晚上回家做美股、做外汇。我们网站是早上7点上班,下午4点下班。每天5点左右就能到家,到家就直接睡觉,睡到8点,起床胡乱吃点儿东西,然后就做交易。一直做到晚上1到2点再睡。但是,要通过交易赚钱实在太难了。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我们好多同学也渐渐坚持不下去了。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去找工作,有些运气不好没那么快找到工作的人,甚至被迫离开了深圳,其中很多人连离开深圳的火车票都是借钱买的。我这样坚持了大概两年,仍然没赚到钱。后来工作越来越忙,每天越来越累,就不得不放弃了。”

  老毕当时有个叫老朱的同学,做交易之前其实在证券公司工作了约4年,在大牛市中还是分到了一杯羹,有点儿小积蓄。然而,他做交易成绩也是很一般。由于长期得不到实盘,他自己开了一个账户,结果操作不当,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搭进去了。

  老毕说,“有一天,我刚上QQ就被他发现了。他问我在做啥呢?我就说我在做啥做啥。然后,他说好久没见我了,要不聚一下?我不好拒绝,就答应下班去找他。下班后,老朱在民乐村的一家万州烤鱼店等我。我刚一坐下,他就说‘好想见你了,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没钱吃了’。”

  听到老朱这话,老毕脸都绿了。他那天之所以愿意赴约,就是奔着蹭一顿饱饭去的,结果没想到是去给别人买单的。老毕也找不到什么好理由离开,点菜的时候就一个劲点儿地说“少点儿吧,你够吃就行。我中午吃撑了,这会儿吃不下。”那天两个人聊了一下午,谁谁谁也做不下去,谁谁谁找工作了……聊到最后,老朱说了一句话让老毕感同身受地难过了很久:“唉,应该早点儿找你请我吃饭的,我已经四五天没吃东西了,结果今天没吃几口就饱了。我的胃都饿小了。”当然,让老毕更难过的是,这顿饭吃了84块钱——这够得上他吃好久的包子了。

  老毕说,他们当时那么多同学,好像就只有一两个人能稳定地从市场赚到钱,还有10来个人也只是刚好在温饱线上挣扎,其他的人基本转行了。老毕、老朱和他们的那些同学,才是绝大多数交易员的影子,可惜的是,媒体上能看到的总是“投80万赚2000万”、“巡逻兵狂赚6亿”这样的案例,有几个人看到了“一将功成”背后枯朽的“万骨”呢?

  最后我问老毕,如果你要给后来的人一些忠告的话,应该是什么呢?

  老毕说:“首先,千万不要碰期货、外汇这些东西!股票可以炒一炒,但是千万不要加杠杆,也不要将养老的钱倾囊相投。其次,还是好好找一份工作吧,我们同学中做得最好的,承受了多么大的风险,一个月也就几万块收入。但现在月薪几万、年薪百万的人多的是。我们当时很多人被迫退出交易行业之后,生活反而越来越好,买车买房,还有些同学还当上老板了,年入百万的好像也有好几个。反而是那些顺利拿到了实盘、至今还在做交易的人都过得很一般——他们要么赚不到钱,要么赚到了钱又怕亏回去,整天过得紧紧巴巴的。张化桥说过一句话:‘如果你仔细观察,身边做生意发财的人比比皆是,炒股发财的人几乎没有’,我本人非常认同,炒股,是发不了财的!”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新财富杂志,或者用微信扫一扫右上角的二维码。新财富杂志将每天为您推送最新精彩内容

喜欢(0)

暂无人评论
无需注册快速登录:
作者信息
用微信扫一扫添加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