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搜微信快捷方式到桌面已收录 126662 个微信公众账号

财知道|不裁员不是真改革?

2015-09-03 来自:凤凰财经

摘要:

1、有专家认为全面减税使结构调整功亏一篑,或导致危机,这是把减税与改革对立起来

2、恰恰相反,由于不减税,政府有大量钱补助本该淘汰的僵死企业,从而阻碍结构调整

3、减税与改革不是对立关系,减税本身就是改革。是否减税,是是不是真改革的试金石

4、经济不景气时要理所当然地缩减政府。减税、减少政府支出才能根本上化解经济危机

减税本身就是改革

减税与改革不是对立关系,减税就是改革。是否减税,是改革是否落到实处,是不是真改革的试金石。

财知道:面对全面减税的呼声,有财政部专家认为,全面减税可能导致以减税政策替代深化改革,甚至使结构调整功亏一篑。一旦以短期治标的政策替代长期治本的改革,经济风险将不是缩小,甚至可能以一场严重的危机来收场。你怎么看?

朱海就:这位专家把减税与改革对立起来了,然而,减税与改革不是对立关系,减税就是改革。是否减税,是改革是否落到实处,是不是真改革的试金石。所有改革的目标恐怕都是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而这一目标的实现,关键在于市场的完善,让每个个体都有机会就充分发挥他的创造性才能。如税负重,个体的创造性就会因缺乏足够的激励而受抑制,从而达不到改革的目标。

由于没有意识到减税本身就是改革,这位专家错误地提出了“究竟是减税优先,还是改革优先”这样的问题。但现在有这种错误认识的人不少,他们担心减税会导致地方财政危机,造成公务员队伍不稳,从而影响社会稳定。因此,他们认为在经济形势不乐观的情况下,要把稳定摆在改革前面,这种观念体现在政策上就是“不减税”。

然而,这只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做法。不减税,把这么多人养起来,只会维持一时的稳定。在改革与稳定的关系问题上,一定要清楚,不改革就难以换来长久的稳定,不能为了稳定而拖延改革。只有市场的稳定才是长久的,朝着市场化方向前进一步,长久的稳定就会增加一分。

用北欧的例子说明高税收的合理性是不成立的。北欧已经有高度自由的市场,政府受严格的监督的完善宪政体制,从政府受到的约束程度来说,北欧的政府是小的,这保证了税与市场不产生严重冲突。而中国目前这些制度条件不具备,在这种情况下,减税是比较好的选择。

不减税才阻碍结构调整

恰恰相反,由于不减税,政府手中有钱,大量补助那些本该淘汰的僵死企业,使得它们能够一直苟延残喘地活下去,从而阻碍结构调整。

财知道:其反对减税的一个理由是,全面减税会不会激活哪些本该淘汰的僵死企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会不会因此而中断?这看法有道理吗?

朱海就:恰恰相反,由于不减税,政府手中有钱,大量地补助了那些本该淘汰的僵死企业,使得它们能够一直苟延残喘地活下去,从而阻碍了结构调整。最近几年,我们看到很多国企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严重亏损,但每年都可以从政府手中获得大量补助,避免破产和退市。比如一些产能过剩的钢铁企业,每年从政府那里获得十几亿,几十亿的补助是家常便饭,有了政府补助,就可粉饰业绩,继续制造过剩产能,制造雾霾。当然,这也说明人们缴纳的税被糟蹋了,没有被经济合理地使用。同时这种补贴也是不合理的,为什么另外的企业不能获得补助?

有人会说,政府的补贴也可以促进结构调整,比如扶持高新技术企业的创新投入。但是,创新和新技术是市场竞争的产物,而绝非政府扶持的产物。一旦有政府补贴存在,企业的创新激励就会被寻租的激励取代。创新是市场逼出来的,政府的补贴必然扭曲市场,抑制创新。经济结构调整的中断,落后产能一直得不到缓解,正是因为政府手中钱太多,权太大。减税,减少补贴才是促进经济结构调整的良方。

另外,企业在市场中是死还是活,不由税来调节,而是要依靠正常的市场价格和市场竞争来调节。如减税能让一些企业活过来,那是恢复其本来就有的生机,是好事,说明这些企业原来是有竞争力的;相反,在政府补贴支持下活过来的企业是没有竞争力的,是本该被淘汰的。

只有减税,人们才能相信改革

改革也应该从减税,裁员开始。只有这样,人们才能相信改革。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政府理所当然地要缩减其规模。

财知道:他表示,改革比全面减税更重要。但同样流传一句话:一切不减税、不裁员的改革都不是真改革。你怎么看?

朱海就:上面说过了,减税本身就是全面改革的体现,不存在谁更重要的问题。改革也应该从减税,裁员开始。只有这样,人们才能相信改革。有人认为全面减税会扩大经济风险,这也是缺乏逻辑,没有事实依据的;恰恰相反,经济风险甚至经济危机的出现,都是因为政府原先的过度扩张所致。政府大规模的公共支出所累积的债务往往是危机的根源,比如希腊的危机就是如此。因此,减税、缩小政府规模,减少政府支出,才能从根本上化解经济危机。

从公正、法治的要求看,也要求减税,这是因为政府的二次分配很难做到公平、公正。政府支配的“分配”很大程度是“按权分配”,靠近手握权力的官员的,分配到的就多,不拍官员马屁的得到的就少或没有。相反,在市场中,每个人都会依据其贡献获得相应的收入,生产过程就是分配过程。

政府的规模不能政府自己说了算,政府规模要由市场决定。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政府理所当然地要缩减其规模。有人会问,政府减少规模,谁来提供公共品啊?提出这一问题的人没有意识到市场就是最大的公共品。完善市场,就是扩大公共品的提供。目前政府提供的公共品,市场会以更为有效的方式生产出来。只要政府给市场自由,放松自身对市场的管制,市场会做得比政府更好。

(作者:朱海就系浙江工商大学教授)



媒体运营编辑 史晗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ID:finance_ifeng)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赏赞支持财经君!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凤凰财经,或者用微信扫一扫右上角的二维码。凤凰财经将每天为您推送最新精彩内容

喜欢(0)

暂无人评论
无需注册快速登录:
作者信息
用微信扫一扫添加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