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搜微信快捷方式到桌面已收录 126662 个微信公众账号

关注人民币新汇改:不存在持续贬值 资本流动在正常范围

2015-08-14 来自:人民网金融

  在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十周年之际,连续三日人民币汇率兑美元贬值累计4.66%,震动全球市场。

  央行8月11日宣布,即日起将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中间价将“参考上日银行间外汇市场收盘汇率”。当日,人民币汇率下调逾1000点,创下历史最大降幅。8月12日,人民币中间价报6.3306,较11日中间价6.2298再贬1000余点。8月13日,人民币中间价报6.4010,再贬700点。

  在外界看来,此番汇改是央行2005年汇改后极其重要的一次人民币价格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但在当前出口疲软、人民币面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风口之际,改革亦引来阶段性持续贬值、资本外流等争议。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这是央行推进汇率改革的正常举措。调整不是央行要人为来决定汇率,而是去除过去中间价偏离市场价的扭曲现象,是顺应市场的动作,“不存在持续性大幅贬值的可能性”。

  13日,央行行长助理张晓慧在吹风上表示,人民币经过两天调整,逐渐向市场化水平回归,3%左右的累积贬值压力得到一次性释放,偏差校正基本完成。

  纠正汇率中间价与市场偏离 

  汇率中间价,是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每天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前发布的参考价。根据规定,每天外汇市场交易只能在中间价波动区间进行。当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日内波动幅度是中间价上下2%。

  理论上,汇率中间价是由市场决定,但是目前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经常与上一交易日汇率收盘价有较大偏差。以8月10日为例,中间价报6.11,但是收盘价是6.21,差了1000个基准点。

  根据市场调查和分析师的普遍估计,既与国内因素有关,也与国际因素有关的偏差大约累积了3%左右。在过去,市场一直预期汇率波动幅度或扩大至3%,不过对于中间价定价方式的改革感觉突然。

  黄益平对人民网表示,现在中间价和市场价差距挺大,其实造成了贬值预期,不利于市场稳定。价格一直偏离比较大,也表明人民币太强,“盯”美元太紧,间接导致了出口表现不好。“央行要做一次性调整,不太可能给出预期”。

  此番“纠偏”有利于提高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市场化程度及其基准性,但是也有市场人士认为,这个时点宣布调整理由并不充分,在经济层面看不到汇改的急迫性,人民币加入SDR的考量才是汇改此时出台的最主要原因。

  对此,张晓慧13日专门解释,选择此时调整与7月信贷意外跳升有关系。7月是普遍货币增长的传统小月,但是今年7月M2比6月跳升1.5个百分点,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增长1.61万亿。

  黄益平认为,为加入SDR是理由之一,但是经济疲软、中间价偏离市场也是客观事实,更重要的是应从汇率机制改革和金融开放的角度来解读更好。

  易纲表示,这次完善汇率的机制基本上是要建立一个更加有效的市场化机制,使未来改革开放的日程持续推进,特别是资本可兑换日程。

  贬值10%是“无稽之谈”

  自11日央行宣布改革后,人民币汇率连续三日贬值累计4.66%。市场对人民币贬值预期大为增强,有机构甚至预计到年底还有5%的贬值空间。

  对于如此大的跌幅,央行12日解释,寻求外汇市场供求均衡点的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些都有可能会临时性加大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波动。短暂的磨合期过后,外汇市场日内的汇率波动以及由此带来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变动将会逐渐趋向合理平稳。

  在黄益平看来,“并不存在持续性大幅贬值的可能性”,只要汇率没有大幅度震荡,经济没有大问题,国际市场在经过短暂反应或调整后,很快会稳定下来。事实上,中国很多投资回报比美国高,经常项目顺差也有盈余,外汇储备也比较多。过去价格偏离市场时间比较长,对经济造成压力,现在允许贬值,尤其是让市场因素发挥更大的作用,有贬值压力很正常,不值得特别担忧。

  张晓慧13日表示,从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看,当前不存在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的基础,中央银行有能力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从长期看,人民币仍然是强势货币,当偏差得到校正后,从我国经常项目状况和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一现实出发,未来人民币还会进入升值通道。”她说。

  而对12日市场所传官方要人民币要贬值10%来刺激出口,央行副行长易刚回应“完全是无稽之谈”。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更为乐观。汇改“将事实上扩大中间价的波幅”,他说,如果此次市场化贬值成趋势,将有助于改善中国总需求,企业盈利改善,促使中国经济尽快复苏和去杠杆,更灵活的市场化汇率也将为最终入SDR加分。

  资本流动在正常范围 

  与上述人民币贬值压力相伴随的是强化了资本流出压力。年初时就有经济学家认为,随着经济增速的进一步放缓,我国在2015年面临资本外流压力。

  根据央行发布的数据,截至7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为3.65万亿美元,已是连续三个月下降,但依然是全球央行中最高的。对于过去一年所降的3000亿美元,易纲解释是境内居民和企业在境内银行的美元存款大幅增加,去年大概增加1080亿,今年上半年大概增加了700多亿美元。还有就是对外投资力度很大,包括“一带一路”建设都有用到等等。

  “资本流动在一个正常范围内”,易纲认为,“一个有弹性的汇率更有利于让资本流入流出更加平稳”。

  华泰证券研究团队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走贬,未必会导致大规模的资本外逃,但对国内流动性在边际上是收紧的。

  也有经济学家预计,汇改后可能带来金融市场资金紧张,需要降准来对冲。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指出,人民币贬值预期之下,未来资本流出的规模还会更大,央行需要在汇市中买入人民币的规模估计会很大。而此举会抽紧国内金融市场的资金面,为对冲影响,央行需要加大在国内的流动性投放。

  黄益平表示,如果造成流动性短缺或者出现其它问题,央行有多种畅通渠道解决,降准、公开市场上操作,或者定向提供流动性都可以。

  而对短期内外汇市场的反应,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近两日的人民币汇率波动仍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更为重要的是,人民银行在必要的时候完全有能力通过直接干预外汇市场来稳定市场汇率。

  黄益平表示,“这次改革也留有‘尾巴’,中间价是参考上日银行间外汇市场收盘汇率,同时综合考虑国际市场状况和其它因素。假如汇率超过央行心理承受时,还有操作空间。外汇市场不是自由市场,相当长时间都是有管理的浮动。”

  那么在完善中间价报价方式之后,未来汇改将会怎样进行?过去十年,央行汇率机制改革一直是围绕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逐步形成双向波动以及保持汇率基本稳定这三个目标进行。

  “未来改革目标还是保持这样的方向。”黄益平表示,下一步汇改最可能是扩大交易波动区间,再往前走更多就是量变,也就是说中间价将更多参考市场因素。按央行易纲所说,理念是“让市场在配制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要加快外汇市场发展,丰富外汇产品,推动外汇市场的对外开放。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人民网金融,或者用微信扫一扫右上角的二维码。人民网金融将每天为您推送最新精彩内容

喜欢(0)

暂无人评论
无需注册快速登录:
作者信息
用微信扫一扫添加关注
返回顶部